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我的幼训染被改造成精液母猪

我的幼训染被改造成精液母猪

添加:来源:19900408.com人气:17423

城市的夏天越来越炎热,高楼大厦外的空调压缩机每一刻都在运转,少男少女们穿着短衣短裤,闪出一家有冷气的购物中心,又赶紧闪进另一家中央空调全开的购物广场。
  室内,空调排放出的冷气降低了室内温度,却降不下我身上的体温。
  我面前,一个美少女在宽衣解带。花边白色的胸罩,粉红色的短裤,还差一点儿就能看见白花花的肉了,再脱呀!
  「噔」美女突然一跃而起,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,两腿夹住我的脑袋,而我的鼻子眼睛正好对着美女的两腿之间……「叮铃铃」
  原来是一场梦啊,再睡五分钟吧,我想转身按闹钟,却无法扭动头部,因为上面压着一个很重的软软的东西。
  睁开迷迷糊糊的眼,映入眼帘的是两块洁白的肉,之间有一个白粉相间的内裤……「啊啊啊……」我还没叫完,内裤被吸进了我的嘴里,舌头碰到了内裤里一块凸起的肉。
  「哈哈哈,哥哥,起床啦」上面一个风铃般的声音笑了起来。
  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“ 要窒息了,不过那块凸起压的我好舒服啊。
  「好有感觉啊,感觉到了哥哥热热的鼻息,弄得人家好痒啊」少女扭动着下身。
  「别……别……,起来……我……快……憋死……了」我想挣扎起来,双手托住少女的腰想要从我身上把她揪下来,可是不能呼吸的我一点儿力气也没有。
  「咣当」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比我大一些的女孩儿闯了进来。
  「你们在干什么,囡囡,你快下来」女孩双手叉腰,一头秀美光亮的披肩长发带着水珠,细白的小腿没有一丝瑕疵。
  「好了啦,差点儿就去了,乙女姐姐真是的」少女从我头上移开,我大口的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  「你们兄妹俩真是的,这么早就做这么不正经的事情」女孩严厉的盯着我和少女。
  「就是就是,差点憋死」我小声附和道。
  「被妹妹的内裤窒息死,哥哥死的也是很满足吧」少女笑嘻嘻的说着,一点儿也没有一丝羞愧。
  「还有你,做为哥哥的为什么和妹妹做这么不纯洁的事情!” 女孩转过头来诘问我。
  「和我有什么关系,天地良心,我就睡着睡着觉……」「我做好了早餐,你们快去吃,一会儿还要上学呢。」女孩打断我的解释,对着我俩说。
  「好哦,最喜欢乙女姐姐做的吐司面包了」少女欢快的冲进餐厅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清晨的道路两旁,绿草叶上还带着露水,空气也携着泥土的芬芳。一个少年走在路中间,旁边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少女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,少女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看起来是那么天真可爱。少年另一边是一个稍显成熟的女孩,和少年个头持平,身材苗条,面容秀美,白皙的皮肤好似珍珠一般。
  这个少年就是我,我叫做直树,而一旁的少女是我的亲生妹妹囡囡,那女孩是父母收养的孤儿,名字叫做乙女,比我大3个月。父母在囡囡八岁时,因车祸去世。父母去世后,一些亲戚常来照看我们,但更多的时间是我们三个在一起,在父母留给我们的大房子里嬉笑打骂。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和乙女都已经脱去小孩子的稚气。虽说乙女是我父母的养女,但我俩之间有着一种暧昧的情愫。在小的时候,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就比我们仨在一起的时间长。
  「直树,你将来要娶我,我要做你的妻子」当时还在上小学的乙女在公园里大声对我说。
  「不,哥哥是我的,我将来要和哥哥结婚。」一旁的囡囡涨红了脸拉住我的手,往她那边拽我。
  「是我的,你们俩是亲兄妹,不能结婚的」乙女力气更大,轻而易举的就把我拽到一旁,然后拉着我跑开了,留下捂着脸哭的囡囡。
  「臭乙女姐姐,臭直树哥哥。不……不,直树哥哥不臭,乙女姐姐臭……呜呜」这样,小时候,我俩时常把囡囡丢在一旁,形成一个两人世界,一起玩游戏,说一些小孩子的话。
  「乙女,我们俩以后真的能结婚吗」我看着皎洁的月亮,轻声说道。
  「当然了,长大后乙女要做直树的妻子,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,是可以结婚的!」乙女看着我,坚定地说道,美丽的眸子周围,大大的睫毛一闪一闪的。
  就这样,我俩就像青梅竹马长大的恋人,而囡囡则更像我俩的小 妹 妹一样。